分类
影廊

无意识幻想家

Pasquale Autorino是一位令人着迷的视觉故事讲述者,他以惊人的构图眼光、诗意的视觉语言、独特的影像技法,迅速在国际摄影界脱颖而出,吸引了无数人的关注。

摄影:Pasquale Autorino

Pasquale Autorino的灵感主要来自于梦境、内心深处的无意识,以及弗洛伊德关于生死本能的学说。他用镜头聚焦男性的美丽,作品呈现出一种无法言喻的情感矛盾,形成了堂吉诃德式的视觉思维风格,忧郁、浪漫、黑暗且神秘。

帕斯夸里•奥托里诺(Pasquale Autorino),意大利
艺术/人像摄影师
个人网站:http://www.siermond.com

爱神(Eros)与死神(Thanatos)

帕斯夸里•奥托里诺(Pasquale Autorino),出生于1995年3月12日,是一名来自意大利的年轻摄影师。“我毕业于广告图形和摄影艺术专业,本应是一名平面设计师,但在完成学业后,我立即进入了摄影界,大概是源于需要,源于爱,也为了表达自己。”

Pasquale是一个内向、敏感、浪漫、忧郁的人。“摄影对我来说是必须的,这是我唯一的创作途径,拍摄是为了将我的思想视觉化。我的作品反映了我的整个生活:躁动不安的、高度内省的、神秘而浪漫的。”

“我专注于自己的内省视野,但作品同时又向外界投射。”他的灵感主要来源于睡梦时脑海中出现的神秘形象,以及“断断续续盘旋着”的弗洛伊德关于生死本能的学说。“这正是希腊神话中的爱神(Eros)和死神(Thanatos),Eros代表着爱和创造的力量,Thanatos则代表着源于死神的攻击性,它们存在于每个人的身体中。”

Pasquale从不知道“幸福”是什么意思,直到他意识到了该如何解释自己的痛苦。“我很小的时候,就喜欢用摄影来讲述自己的故事,这样就可以隐藏我最大的创伤。正是因为摄影,我明白了,消极的经历与积极的经历共同造就了今天的我。”

Pasquale深受过往艺术家的影响。“我很欣赏曼•雷(Man Ray),也觉得我很接近他的理念,他是美国著名的画家、诗人、摄影师、导演,是达达主义的奠基人,他将摄影与先锋艺术相融合, 创作出独一无二的作品,真正地把我们灵魂的碎片转化为图像。我将自己定义为‘无意识的幻想家’,恰恰是因为像曼•雷一样,我的艺术基于将想象和深刻的东西转化为现实图像。”

男人的身体是如此的复杂和美妙

Pasquale擅长通过借助人的身体来完成画面的意向表达,挑选模特是他拍摄中最重要的一环。“我倾向于选择那些和我审美喜好相似的模特,或者是在情感上和我感觉亲近的人。所以我更偏爱男性形象,而不是女性。选择一个可以代表我心中理想形象的人,并不是一个简单的过程。你要先去了解这个人,必须对他能产生同理心。”

“在我的每一张照片中,都充斥着一种不言而喻的以自我为中心的男性形象。”他营造的画面忧郁、神秘、浪漫,泛着一层薄薄的微光,带着一丝无法抑制的雄性荷尔蒙,又包裹着深沉的情感和氛围。

Pasquale认为男性美是一个很复杂的问题。“近年来,它一直被贴上肤浅的标签。我认为男人的身体是如此的复杂和美妙。所以我把我摄影的重点放在男人身上,以尝试形成一种新的风格,并希望将对男性的审美带入到一个新的阶段。”

他的准备工作主要有两项:首先是地点,其次是模特。“我总是尝试寻找让我的作品栩栩如生的地方。相反,如果首先确定的是模特,我就可以找一个能最大程度强化他本身感觉的位置。这两者是可以互换的。”

此外,Pasquale还非常喜欢亨利•斯科特•图克(Henry Scott Tuke),一位英国印象派画家,他绘画的内容大都是少年沐浴、游泳,或躺在沙滩上。海洋、天空、阳光和美好的身体,无不展现着男性之美和看似永恒的青春。“我一直着迷于他的绘画风格,那些如此美丽、忧郁的背影和脖颈,带给人一种不朽的灵魂美感。我的摄影作品中,也常常喜欢捕捉一个‘给你他的后背’的人,想要展现出一种真实、自我、沉静的画面。因为我始终认为,眼睛和微笑并不总是能透露出真实。”

银色的梦,害羞的光

Pasquale追求梦想、诗意、怀旧、无法企及的面孔和理想化的爱。“我们活在当下,而那些充满怀旧元素照片则活在过去或将来。”

“我喜欢银灰色和多云的天气,雾和水是我最钟情的元素。我喜欢潮湿没有生命的地方,讨厌一切太过现代的东西。”Pasquale喜欢在照片中传达一种近乎永恒的氛围。“没有时间的概念,沉默、甜蜜、和平,是我所有作品的特征。我总是用自然光拍摄,因为它就像我一样,摇摆不定,难以捉摸。我喜欢那种轻抚肌肤、脸庞和身体的光。那是害羞的光。”

“我每一张照片的构图或形象都能给人留下独特印记。这种形式,加上我称之为‘呼吸’或更常见的情感,赋予了图像以生命。各个元素的组合实际上是自发且浑然天成的。”此外,在Pasquale的概念中,有一种至关重要的元素——银色。“这是多年来我身上最具有代表性的符号之一。我有银色的气息,我的摄影也总是带着银灰色的氛围,它构成了一个深不可测的参考系。当我描述自己时,总是喜欢把自己和银色联系起来。它的不确定性和丰富的层次,代表了我的世界中一个无法被定义的范畴。”

SIERMOND¬——这是Pasquale赋予自己艺术灵魂的名字。“他就像是一个存活在我体内的独立生命,每当我创作的时候,就充满了我的身体。”

Pasquale倾向于接受来自外部世界的所有灵感。“例如电影中的一个场景,坐在火车上看到的风景,一个偶然间出现的有趣的面孔,都会带给我灵感。但我的创作却总是从我的梦开始,那是一个忧郁、神秘、散布着雾霭的田园诗般的世界。此外,在你拿起相机之前,先要弄清楚我们真正面对的是谁。之后,用你的灵魂、想象力武装自己,按下快门。”

我的照片代表了我的经历:它们是一种记忆,是连接过去与现在之间最直接的通道,它们使我可以为我的过去重新添加上缺失的片段。它们引导我走上一条精神认知和内在成长的道路,这让我能够创造出关于真相的故事,而这些真相往往是被掩盖和废弃的。

永恒的美会产生一种惊喜感和无力感

时间的周期性、重复性和持续性,总是让他感觉喘不过气。“世界变化的速度常常使我感受到被摆布和操控的压抑。我需要停下来,封装一些永恒的东西。摄影让我做到了这一点,它赋予了我自由、不朽的能力。”

Pasquale有着对艺术无限的热爱,对美的崇拜,对日常的满足。“那些复杂的感情、不可能的爱、不安和错失的机会……我想要传递一切一切细微的感觉和情绪。然而,最重要的是传递永恒的美,这种美会产生一种奇妙的惊喜感和无力感。”

Pasquale热爱所有形式的艺术,并坚信一种艺术会催生其他的艺术。“在漫长的后期制作过程中,陪伴的我是拉娜•德尔•雷(Lana Del Rey)的音乐。对她,我可谓一见钟情,那是一种‘相似的灵魂’的美妙。她的忧郁、黑暗和浪漫的情绪完全笼罩着我的摄影。在我最黑暗的时候,她的声音给了我支持,让我重新发现力量,在沮丧的时刻继续前行,平息我的噩梦。”

后期处理时,他从不会对图片做任何大的修改。“我只会处理图像不同区域的亮度和对比度。另外,我认为好的摄影作品应该在结构和色彩之间取得平衡。因此,我试着在拍摄的时候达到这种效果,而不是在家里的电脑前。”

Pasquale目前使用尼康的D850和适马镜头进行拍摄。“我还尝试用一些不同的设备完成了一些项目,例如在水下拍摄中使用了模拟信号和GoPro。”

“最后我想说,我所追求的是一种内在的成长。我的想象力在不断变化。我必须明白我是谁,我想要向世界传达什么。我将继续深入挖掘能够满足我内心的艺术,使它也成为别人灵感源泉。”